而这些故事,落在两人之间的信札、互赠作品上,又再次有了真实可触的温度。

图片 1

我花了毕生的经历,把一个普通中国人的感情画在了画里。齐白石

我们都知道画虾,要表现虾的透明感,墨调起来就会难度比较大,你怎样一笔下去让这个虾看上去有透明感。我家里面有很多这种调墨的方法,有几种这个画虾的调墨方法,比如说前浓后淡,或者前淡后浓,或者一笔下去,两边浓中间淡,这都是有一些技巧在里面的。以上齐白石曾孙女齐驸女士说。

齐白石后人与徐悲鸿后人共同授权策展团队Mo2art在郑州举办知己有恩|齐白石X徐悲鸿90周年纪念展,展期于2018年7月15日-7月29日。此次展览,能看到齐白石山水图真迹作品、徐悲鸿奔马图真迹作品,齐白石曾孙女齐艳芳、齐艳喜、齐驸及齐派四位艺术家作品、徐悲鸿之孙徐骥及徐派四位老师作品,更会展出齐白石与徐悲鸿信札内容、齐白石文房四宝相关作品30余件。为公众提供了一个全新视角了解齐白石、徐悲两位艺术巨匠之间的情谊和艺术造诣。

道在日新,艺亦须日新,新者生机也,不新则死。徐悲鸿

我们再回溯1928年到1953年,这纷乱颠沛的25年里,徐悲鸿与齐白石相遇相惜,肝胆相照,成一生挚交。

在我们家,大家都习惯刚开始学画都以虾为开始,可能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我的曾祖父白石老人画虾太有名气了。因为白石老人画虾都是淡水的河虾,通常情况我们都会仔细观察,我的父亲都会在吃河虾之前,先让我们认真的看,看完之后再临摹,临摹完之后再自己来分析,这个虾的结构和它的墨色之类的。

徐悲鸿与齐白石

齐驸:其实我对我的曾祖父白石老人和徐悲鸿先生的交往,还是从一些文献资料,和几位老人的自述里面来,了解到他们之间更多的故事。曾祖父是特别信任徐悲鸿先生的,很多事情都找他拿主意。徐悲鸿先生的夫人回忆说过,解放前曾祖父在考虑要不要离开北京去香港,就这个事情,都跟徐先生讲,问他意见。最后决定还是留在北平,继续留在这个中央美院,然后他们的画艺切磋和合作也是挺多,其实他们两个人是彼此欣赏、惺惺相惜的。因为徐悲鸿先生一直希望中国画能够有变革,不是陈陈相因的,希望能够随着时代的脚步能让艺术往前发展,而曾祖父的想法恰恰跟徐先生这个观念非常一致。

齐驸与徐骥

我的曾祖父白石老人,和徐悲鸿先生的交往,应该在20年代中后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我奶奶经常跟我说,那时候家里,谁谁谁又来家里啦?比如说悲鸿先生来家里了,当时老舍先生来家里,会经常提到一些这样的事情,但是她对他们交往的细节,并不是特别的熟悉。齐白石曾孙女齐驸

到了我们这一代,我跟徐骥老师也是很好的朋友,他是徐先生的第三代,但我是白石老人的第四代。因为白石老人本身就比徐悲鸿先生大30多岁,所以,我们是属于年纪相仿的一代,然后我们又都往艺术专业深造,他是天津美院的,所以我们平时交往也比较多。然后也经常在一起探讨一些艺术上的问题,因为徐悲鸿纪念馆的藏品比较多,更多的是我去找他了解一些资料,为了做研究而作准备。

他们究竟如何成为知己,又是如何交往?其间故事,我们听闻过许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