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中求]昨天有一批是在校大学生或者是刚刚走向社会工作的大学生,他们面对的迷茫的东西更多,他们需要大量的交流。虽然我不是专家,但我走过的路要比他们多,我比他们交出的学费要多得多,而他们是没有经历过的。从这个意义来讲,我的一些东西对他们会有一些帮助。昨天也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他们也在回忆、在总结、在分析,所以他们也参与进来讨论。大厦的工作人员非常忙,很多人递条子,很多问题还是非常尖锐的。

  [汪中求]任何事情都是有隐患的,气井周边的居民石油部门给过他们什么样的指导或者是培训?或者是简单的宣传?这些都是小事,都是细节。我看到新闻里,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处在中毒的状态下,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井喷的现场总有人吧,那井喷现场的这些人第一时间在干什么?这也是一个预警机制的问题,一旦出现问题,应该有几件事情同时考虑。

  [汪中求]最大的浪费是选择的浪费,并不能因为这句话,人生就不能作出选择。对我来说,我在1992年之前做过一些行业,最早我是做老师的,因为在教育系统里面做得比较出色,后来就被一个领导选拔出来给他当秘书,一下子就步入了机关管理阶层,比较通俗的说法,地位也就有了,这个时候是一个变化。那个时候的变化不是我的选择,那个时候的管理是比较死板的,就是安排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汪中求]这是一个好的现象,社会大众、公民、国民的素质在提高,大家的责任意识在加强,大家对政府的批评也好,他是有责任感才批评,如果连批评都不愿意,那就完全失去信心了。

  [主持人]昨天汪先生在西单图书大厦进行了新书签售仪式,反响非常好,当时在场的读者纷纷向您提问。您觉得读者当中有三十个问题都是差不多的,怎么会在年轻人当中产生相近的问题呢?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

  [汪中求]我们知道很多执法部门或者是管理部门就是不停地罚款,罚完款以后就不管了。不知道他们的服务意识在哪里?从管理机构,甚至是有些政府部门,都有一些严重的失误,这种细节上的马虎跟很多事故连续不断肯定是有联系的。

  [吴阳雄]请谈谈如何培养出一个人对细节非常重视的习惯?

  [汪中求]具体情况,肯定有很多专家去做分析和评判。站在我的角度来讲,很多事情不能说跟细节没关系。比如重庆开县的井喷事故,我一看到这个新闻就想到几个问题,相信这个地方开发出来,肯定有一个选址的决策过程,这个决策一旦确定下来肯定有相关责任人签字。那这个责任人在签这个东西的时候就没有考虑到周边居民的问题吗?是不是该迁的都迁了呢?如果没迁的是怎么处理的?比如迁10公里,那10公里到20公里之间的居民怎么办?

  [汪中求]有人提问,你那么强调细节,以后会不会出现目标的失误?如果我在一个单位不乱动,这个单位又不理想,那我不陷死在里面了吗?有很多这种担心,昨天收到的提问大概有50个,气氛还是比较热烈的。这种现象不是说我汪中求有多大的能耐在教导别人,而是我谈的问题或者书中提的一些观念已经引起大家的注意,用一句话说就是共鸣产生的。

  [主持人]在过去的2003年度里,我们的生活当中有一些比较重大的公共灾难,比如刚刚发生的重庆井喷事故、衡阳大火、SARS等等,都造成比较重大的人员伤亡,这些伤亡产生是因为细节造成的吗?

  [汪中求]比如煤矿事故,几乎每个月都能听到,其中有很多问题我们是了解不透的,但是其中肯定有一种情况,上面文件下去了,但是下面没有执行,都不在乎,事情就不断出现。有些事连总理都很急,但是下面不急。这正好说明一个问题,决策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执行根本执行不下去,有些文件形同废纸。

  [汪中求]1992年我的一个选择是因为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的触动,当时领导培养我的方向是做宣传工作,以后可能到机关的宣传部做副部长或者部长。我不是说做宣传工作不好,听完南巡讲话以后,我觉得我应该调整一下。市场经济既然已来临,我就应该知道市场经济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对我来说就是一次选择。我们如果做了一个基本的选择以后,就不要反复地去淘汰,反复地去变。因为人生真正能做事的时间是不长的,30岁以前可能是在学习、调整、尝试的阶段,到了50岁以后,可能身体的原因、思维的原因、体力、精力的原因,又跟不上了。

  [汪中求]比如衡阳大火,20名消防人员牺牲了,我们很难过,但是仔细想想,我们的消防队伍自己有没有失误的地方?从一个机构来讲,有没有一定的责任?平时的消防安全检查一直在做,消防部门经常在讲一句话,隐患险于明火。平时的工作做到位没有?有没想过去救火的路上有没有障碍物?水是不是及时接上去了?我们平时的细节做到哪儿去了?如果平时细节做得好,很可能这场灾难就能避免。即使没有这场灾难,平时工作就要做落实,不能光写一个罚款单就完了。

  [主持人]您是29岁下海经商的,您不觉得下海也是一种选择吗?您当时29岁,您当时有把握自己这种投资是正确的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