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园丁走近桑树,以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暗自思忖道:“这是棵有用的树呵!它结出的果实味美多汁,不该用锯条伤害它的枝干。”他要找的是一棵不挂果的、没有多大用处的、适合砍伐而当柴禾烧的树。老园丁转眼看到了近旁的垂柳,就是那株曾幸灾乐祸而不可一世的垂柳!这回厄运该降临到身上了。

  老园丁不慌不忙地把锯齿对准垂柳的枝干,哧哧地用力锯起来。狂风大作,势头更加猛烈。垂柳浑身颤抖不已,白色的木屑伴着痛苦的呻吟,随风飘扬,飞向远方。不大的工夫,马路边上就堆满了粗细不等的柳树枝条。

  当见到有用的东西遭受伤害和摧残时,千万不要幸灾乐祸,高兴得太早。一棵树的价值如何,老园丁的心里是有数的。

  大凡成绩斐然的饱学之士,难免一时碰壁,或遭他人攻击;反倒是那些不学无术之辈,极少受到责难,然而他们充其量只配“烧火取暖”,所剩的灰烬也只能丢进垃圾堆。

  一个选择的机会

  人总不是十全十美的。在提出自己的要求之前,应当客观地认识自己。

  几十年的独身生活使我厌倦了,我决定娶一个妻子。近年,我经常看到取名为“爱情”的婚姻介绍所的广告,据说,这些广告曾经帮助许多人解决了他们的终身大事。

  介绍所位于市中心。一位身穿浅蓝色制服的年轻守门人在门口迎接我,向我深深地鞠了躬。矮矮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位穿戴雅致的女士,她老练地对我说:“现在,请您到隔壁的房间去,那里有许多门,每一个门上都写着您所需要的对象的资料,供您选择。亲爱的先生,您的命运完全掌握在您自己的手里。”

  我谢过了她,向隔壁的房间走去。

  里面的房间里有两个门,第一个门上写着“终生的伴侣”,另一个门上写的是“至死不变心”。我忌讳那个“死”字,于是,便迈进了第一个门。接着,又看见两个门,右侧写的是“淡黄的头发”,左侧写的是“乌黑的头发”。应当承认,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比较喜欢长着淡黄色头发的女性,于是,便推开了右边的那扇门。进去以后,还有两个门,左边写着“美丽、年轻的姑娘”,右面则是“富有经验的、成熟的妇女和寡妇们”。你们当然可想而知,左边的那扇门更能吸引我的心。可是,进去以后,又有两个门。上面分别写的是“苗条、标准的身材”和“略微肥胖、体型稍有缺陷者”。用不着多想,苗条的姑娘更中我的意。可是,进了第五个房间,里面还有两个门,分别写的是“双亲健在”和“举目无亲”。

  我感到自己好像进了一个庞大的分检器,在被不断地筛选着。下面分别看到的是我未来的伴侣操持家务的能力,一个门上是“爱织毛衣、会做衣服、擅长烹调”,另一个门上则是“爱打扑克、喜欢旅游、需要保姆”。当然,爱织毛衣的姑娘又赢得了我的心。我推开了把手,岂料又遇到两个门。这一次,令人高兴的是,“爱情”介绍所把各位候选人的内在品质也都分了类,两个门上分别介绍了她们的精神修养和道德状况:“忠诚、多情、缺乏经验”和“有天才、具有高度的智力”。我确信,我自己的才能已足够应付全家的生活,于是,便迈进了第一个房间。里面,右侧的门上写着“疼爱自己的丈夫”,左侧写的是“需要丈夫随时陪伴她”。当然我需要一个疼爱我的妻子。下面的两个门对我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抉择:上面分别写的是“有遗产,生活富裕,有一幢漂亮的住宅”和“凭工资吃饭”。理所当然地我选择了前者。

  我推开了那扇门,天啊……已经上了马路啦!

  那位身穿浅蓝色制服的守门人向我走来。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彬彬有礼地递给我一个玫瑰色的信封。

  我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您已经‘挑花了眼’。人总不是十全十美的。在提出自己的要求之前,应当客观地认识自己。”

  关于贫困

  同样是贫穷,一种是不思进取的懒惰,一种是直面生活的勤勉;一种是人格的湮灭,一种是不屈的抗争。

  这是两个人写的。

  一个人写道:一位富甲一方的企业家到四南某省的一个贫困地区考察。当他目睹当地一户贫困人家吃饭的情景时,禁不住为之落泪。原来,这户人家全家老小吃饭的碗,竟是几只破的不能再破的陶罐,更让他吃惊的是全家连一双筷子也没有,吃饭时都是直接用手抓。菩萨心肠的企业家无比同情,便许诺给这户人家物质的帮助。可是当他走出他们的家门后,又马上改变了主意:因为他看到这户人家房前屋后都长着极适合做筷子的竹子。

  另一个人写道:一位记者到一位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女工家里“送温暖”。这位女工的丈夫早几年病逝,欠下了好多钱,她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还有残疾。女工用微薄的薪水养三个人,还要还债。但记者在见到这位女工时,却发现她脸上的笑容就像她的房间一样明朗:漂亮的门帘是自己用纸做的,灶间的调味品尽管只有油盐两种,但油瓶和盐罐擦得干干净净。记者进门时女工递给她的拖鞋,鞋底竟是用旧解放鞋的鞋底做的,再用旧毛线织出带有美丽图案的鞋帮,穿着好看又暖和。女工说,家里的冰箱洗衣机都是邻居淘汰下来送给她的,用用蛮好;孩子很懂事,做完功课还帮她干活……

  这是两个人看到的。

  一个人看到:在一个美丽的乡村,一天来了一个乞丐,这个乞丐看上去只有30来岁,长得很结实。乞丐每天端着一个破碗到村民家中讨饭,他的要求不高,无论是稀饭还是馒头,他从不嫌弃。

  日子稍稍长了,便有人看中他的身材和力气,想让他帮着打打零工,并许之以若干工钱。岂料此等好事,该乞丐却一口回绝,说:“给人打工挣钱多苦,远不如讨饭来得省力省心。”

  另一个人看到:每天傍晚,某居民新村都会有一个老人到垃圾箱里捡垃圾。老人是个驼背,这使得他原本就矮小的身材愈发显得矮小。老人每次从垃圾箱里捡垃圾都仿佛是在进行一场战斗。为了捡到垃圾,他必须将脸紧紧地靠在垃圾箱的口儿上,否则他的手就不足以够到里面的“宝贝”,而那个口儿正是整个垃圾箱最脏的地方。

  每次老人捡完垃圾都像打了一场胜仗,他完全不会顾及别人脸上的那种鄙夷。看着那些可以换钱的“战利品”,走在新村的小路上,他总是显得格外高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