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法国南部—Pau  2006年10月24日  星期二早晨**      

      
华天的闹钟凌晨2点响起,他暂住在Clayton家里的客房。他与Clayton一起站在他们的厨房吃了一片烤面包和喝了一杯英国茶,就骑着自行车往马厩赶。预警灯突然亮起,Clayton马上跑去重新关掉它,否则警察五分钟后就会过来。Emily,她将与三匹马一起去法国,一路上照顾他们。三匹马已经都穿上了马衣,但“孙悟空”不知怎么搞的把马衣弄到他的垫草上非常脏,华天跑去找了个新马衣给他,之后开始给“孙悟空”做马尾绷带,以便保护他的旅途过程中不会被其它东西挂着,并安好马匹过膝运输护腿。华天之后打扫“孙悟空”的马厩,这成了Fredericks马房的规矩,马离开马厩时必须打扫干净,甚至凌晨3点也应如此。
     

       
他们把3匹马放置进了Fredericks漂亮的巨大“移动马厩”内,这辆车能放六匹马,但今天只有三匹在里面。每匹马都有自己能调节舒适度的空间很重要,特别是这次长距离、长时间的行程。马匹被避开道路面向车厢内角落横跨放置。这样放置意味着马匹能够躲开擦身而过大卡车对他们的惊吓。每匹马都有一个窗口,他们能看出去。“孙悟空”喜欢这样,他通常是一匹很神经紧张、容易情绪低落的旅行者。当他三岁时,从英国运往香港马会后大病一场,同样发生在2000年随华天返回英国时。情绪低落引起他出现疝痛,对于马来说可是大问题,因为他们不知道怎样吐,两次运输“孙悟空”都要面向朝内放置,对他来说很难掌握平衡。现在他喜欢旅行能够看出窗外而且能较好的掌握平衡。
 

图片 2

     
总之,不仅是华天还是“孙悟空”没计划向外看。当“移动马厩”已离开马场的自动门,时间为凌晨3:25分。他们几乎马上开始大睡。“孙悟空”暖和的与他的两个同伴在一起。华天舒服的睡在驾驶舱上面的双人床上。      

      
Clayton是唯一的驾驶员,在这个漫长的道路上,他已经习惯开着他的“移动马厩”行驶在整个英国和欧洲。但是这次行程真可谓“马拉松”。第一段是从“玫瑰园”至都佛港,大概300公里。他遇到了很严重的车祸,这样直到早晨6:30分才到达都佛港。海关检查很简单,Clayton开着车直接进入渡轮。尽管他们订了睡觉舱位,但每个人都呆在车内睡觉。用了一个半小时渡过英吉利海峡到达Calais。再一次,海关检查验过六本护照(包括三本马匹的护照)。华天查看了一下“孙悟空”,他表现出一些烦躁,沉重的呼吸、出汗等。他让马匹喝些水后,Clayton开始了他的13小时的“马拉松”,驰向Pau—法国西南部一座美丽的城市。
     

      
 Fredericks“移动马厩”轰隆隆穿过法国乡下从法国西北部横跨向西南部。它是辆由斯堪维亚生产的18吨载重车,长40英尺,高13.5英尺。他的外表被喷成深蓝色,设计成南澳大利亚的流星,以及许多赞助商品牌广告的混合体。车辆被分为两部分,驾驶员舱,生活和马房区。生活区有一个双人床在驾驶舱上边和一个马蹄形的沙发,拉开可变成另一个双人床、卫星接收电视、DVD播放机、冰箱和冰藏箱、电磁炉、烤箱还有微波炉。通过走廊有一个淋浴间和厕所。当车停放时还可以拉出3英尺的面积。在淋浴间和走廊的上方还有一个单人床,华天在Pau停留时就睡在那里。在走廊的另一头引至六匹马厩区,当马到达和被卸下时,这个区域会被打扫干净及进行消毒,也将成为陪伴三个男骑手的马匹护理员Emily使用野营床睡觉的地方。
     
每四个小时,Clayton把“移动马厩”停在高速路边的咖啡店,让每个人有个短暂的休息,让马下车伸伸腿,然后再装上去。“移动马厩”总算最后在午夜12点到达。马被卸下车前马匹护照全被检查过。
     

       
马厩区有去毛打理处、饲料、燕麦和水都已准备就绪,马需要溜一溜才能放进马厩,以确保经过漫长的行程后马匹不会在早晨觉得僵硬。直到凌晨2点星期三早晨(华天的生日)每个人才去睡觉。
      一个漫长和疲惫的24小时,特别是对于Clayton来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