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五点,奇瑞汽车将有重要新闻发布。”几天前,当朋友们打过电话来时,笔者心里禁不住琢磨开来:好久没有听到奇瑞的声音了,这个重要新闻会是什么呢?莫非奇瑞有什么重要举动要与刚刚发生的政府采购汽车框定自主品牌相关联?近段时间以来,实在是再难有能比这件事更吸引业内人士眼球的新闻了。

在合资自主品牌汽车的打压之下,以奇瑞汽车为代表的一些自主品牌汽车市场压力陡增。这种压力企业能不能扛得住尚且不论,倒是有些自主品牌汽车企业的员工如惊弓之鸟。近几年来,笔者已经不止一次两次得悉原奇瑞中高层跳槽的事(接到电话时刚刚旁观一名原奇瑞员工应聘东风悦达起亚中层),从这些人的履历上看,他们应该不属于被奇瑞淘汰之列,每年几十万的年薪也不低了,可这些人为何还是要频频跳槽?是因为他们看不见奇瑞们前面的曙光?

有不少人坚信,奇瑞们的前途是光明的,现实中也动不动就有人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这不,当自主品牌汽车遭遇市场劲敌,政府部门已经忙不迭地出招救急了。按照WTO规则,政府采购约定专属范围不算违规,问题是,工信部出台政府采购清单能对奇瑞们究竟能产生多大裨益?我们不妨环顾一下四周,韩国没有规定政府采购一定要挑选自主品牌,可韩国约7万辆各种类型公务车清一色国产(极少数特殊用途除外);韩国政府没有因为出台相关政策招来国际社会一些利益机构的嘘声,韩国汽车近年来照样在全球显露出大有赶超日本汽车的气象。

不管是阳谋还是阴谋,笔者这里不想探究韩国公务用车是怎样完全做到国产化的。平心而论,奇瑞汽车早就造得不错了,有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不说,规模、研发乃至技术、水平,我看哪样都不比别人差,即使没有现在自己的研究院和研发机构,相信哪怕是从市场上东拉西扯,奇瑞汽车就是攒也能攒出一辆好车来。可是产品质量跟上来了,却发现品牌没有跟上;等搞出了瑞麒、威麟、开瑞这些子品牌来给奇瑞做帮衬,又发现企业文化又不行。一会儿请洋明星为形象做个代言,一会儿跑出去为一些洋运动充个人数,东跑西颠,总是搞不清实质,最后才发现:哦,原来总是跟在别人后面是不行的,有些像文化类似的东西根本学不来。

其实不是学不来,而是没有想真正去学;学不来是因为学的方法不对头,学的时候丢掉了一些本不该丢弃的东西。记得几年前一位资深的外方技术工程师即将回国,临别之际,对中国之行百般依恋难舍难分,他动情地说,你们不是想要学技术吗?你们不是在想用市场换技术吗?可这些年,怎么就从来没人过来和我探讨问过我呀?

这不能怪奇瑞们,是市场把企业都宠坏了,挣钱都来不及,哪有时间呀?企业忙着挣钱,员工更是忙着挣钱,在挣钱之余,原来业内谈论着发动机技术、四大总成这样的话题,而现在谈论话题已转移到了品牌管理、企业文化上来。殊不知,人心尚且不稳,会能有稳定的产品和服务质量?

从前市场宠,现在政府宠,不知靠政府宠幸能不能破天荒地宠出一个强大的汽车产业来?如果宠得自己都宠上了自己,我看差不多就玩完了。

回到奇瑞汽车的重要新闻上来,原来是奇瑞汽车即将与捷豹路虎合资。捷豹路虎现在隶属于印度塔塔汽车,这几年塔塔一直拿着捷豹路虎在寻找中国本土化生产的机会,去年,捷豹路虎在中国市场实现了60%的销售增长,卖出了4.2万辆汽车。

捷豹路虎热卖,因为它是豪华车。反观许多豪华车,所使用的技术其实是并不先进,相反很落后。法拉利、玛莎拉蒂够豪华了吧?说来人们也许都不信,这些豪华车使用的还是AMG那种结构,不知是它们用不起那些新技术?还是有意不用?

在祝贺一家新的合资公司诞生时,我想起了一句话,台湾散文家陈之藩先生曾说:“我想用自己的血肉痛苦地与寂寞的砂石相摩,蚌的梦想是一团圆润的回映八荒的珠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