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坡:接待”中华红歌会”外地合唱团受称赞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06

根据市委、市府和中华红歌会组委会的安排,在活动期间,九龙区接待来自民族地区的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学生合唱团、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花儿合唱团等3支团体。为此,该区专门成立了中华红歌会九龙坡区接待工作组,并由区委常委、宣传部长郑和平担任接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

除日常服务工作人员外,每支合唱团还专门配备了医生、护士以及司机。

6月25日,气温高达36℃。区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顶着烈日,带领区接待工作组人员,挨个对3支合唱团入住的3个宾馆进行检查,对其食品安全、消防安全提出了要求。

在白象宾馆、恒泰君安酒店及福星酒店的客房部、接待部、餐饮部等,接待组一行每到一处,均按照高规格、高水平的标准提出工作要求,特别嘱咐酒店在食品、消防等方面不能有半点马虎。

合唱团入住的每一个房间的马桶、淋浴喷头、被褥、电视等,接待组都依次进行了检查。由于合唱团成员中有少数民族,接待组强调,一定要充分尊重少数民族的饮食习惯,合理安排膳食,并与合唱团团长进行电话沟通,充分了解他们对饮食方面的要求。

早在3支合唱团到达重庆之前,该区的相关接待人员就到市委宣传部接受专门的相关培训。每个组的组长还进行了再培训,对每个组应承担的任务,应注意的工作细节,包括车辆、膳食安排等等与相关单位进行落实。

负责接待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的组长缪虹,就拟定了一份“接待工作注意事项”,细到规定组员每天都必须查看每个合唱团团员房间是否配有报纸、水果。

“一下火车,就感受到无比热情”

“真没想到,我们一到重庆,就受到这么热情的接待。”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学生合唱团团员郑博文,笑着对记者说。

6月26日上午,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学生合唱团抵达菜园坝火车站。“我起先以为只是几辆车等候我们,没想到透过车窗就看到了巨大的红色横幅。”团员王晶仍忘不了火车刚停在重庆站的场景。

为做好迎接工作,我区接待人员早上6点半就守候在车站月台上了。拉着欢迎横幅,捧着鲜花,等待合唱团的到来。

受到同样热情接待的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领队王敬强感慨地说:“坐了2天2夜的火车,一下来,看到这里热情的工作人员,我们的疲劳感都消除了很多。”

接待仍在持续……

当天晚上,由于飞机晚点,快到晚上10点了,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学生合唱团和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的部分团员,才到达所住宾馆。而让他们惊讶的是,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好了香喷喷的饭菜、热腾腾的糕点,一直守候在宾馆。

吃饱喝足,合唱团成员倒在床上进入梦乡。这个时候,接待人员才安心地靠上枕头。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指挥张兴义说:“这些工作人员一直等着我们,让我们感到很贴心。”

“你们是城市的一张名片”

6月27日晚上,为欢迎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的到来,我区特意举行了欢迎宴会。宴会现场,合唱团成员和工作人员情不自禁地唱起歌跳起舞,热闹非凡。

据熟悉王敬强的同事介绍,一般在外演出,王敬强都比较安静,从没有露过嗓子,没想到在这次晚宴上,从头至尾,他都不停地又唱又跳,“我太激动了”。

王敬强的激动,很大一部分原因,来源于区接待组。“这两天,我们在重庆,吃的、住的、用的、行的,这些工作人员都帮我们打理得井井有条,让我们一点都不操心,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演出中。”

虽然才到重庆短短两天,但合唱团团员已经和区接待人员很熟悉了,“他们很亲切,有什么问题,都竭力给我们解决”,“谢谢”这两个字,是记者采访中,听得最多的。

新疆教育学院院长李亚军竖起大拇指:“非常棒!”宴会当晚,他本来要参加一个会议,但为了和工作人员一起,他留了下来。

“我觉得他们的服务,是重庆的一张城市名片,是展现重庆人民热情好客的一个窗口。”李亚军动情地说。

库尔班江的两箱自带食品白拿了

库尔班江是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的一名成员,是一位维吾尔族人。这次到重庆参加红歌会,要呆一周的时间,“我怕这边的饮食不合口味,特地带了两箱食品”。这两个箱子随着库尔班江,经过两天两夜,从新疆来到了重庆。

不过,库尔班江多虑了。

由于合唱团的部分成员是回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根据他们的饮食习惯,我区接待组的工作人员特地准备了清真菜肴。

据福星酒店餐厅经理冯小均介绍,针对食材,酒店作出了调整,比如说猪肉是回避的;第二个就是专门在新疆聘请厨师给他们烹饪;第三个就是器皿这方面,包括厨房操作的器皿和餐厅的器皿,全部是新买的。“主要是考虑到少数民族会忌讳以前的有些餐具装过猪肉,所以餐具器皿都换成新的。”

吃饭时,工作人员细心地问清真餐味道怎么样,“总体上不错,要是能吃上更纯正点的就更好了。”成员简单的一句话,区委立即派人重新修订接待方案,并在主城区四处筛选口味地道、干净卫生的清真餐馆。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联系,最终,位于解放碑中兴路上的“宁夏回乡斋”餐馆被选中。为了方便他们用餐,区里还特别安排了接送车辆。

“没想到,随口一说,你们却这么费心。”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领队王敬强不禁连声致谢。库尔班江告诉记者,他曾经到过许多地方演出,每次都对吃饭问题感到头痛,没想到在重庆,却能吃上地道的家乡菜。“这些接待人员非常不错,我那两个箱子是白拿了。”他笑着说。

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花儿合唱团团员白锐是回族人,他不住点头说:“羊肉、点心都好吃,很合我的胃口。”

医生护士随团,时刻保障身体健康

为确保此次红歌会期间,合唱团成员身体健康,我区为每个合唱团都安排有专门的医生护士随团。

6月27日,记者在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花儿合唱团的住地看到,合唱团正在为即将到来的演出进行集训。

来自新疆的花儿合唱团,共有团员80人,他们都是在校的大学生,其中大多数团员都是第一次来重庆。团长李新荣告诉记者,西北地区的气候和饮食各方面和重庆都不一样,在火车上就不适应,到这儿后好多同学都生病了,有些来了第一天下火车,就开始打点滴。

23岁的王万里是新疆哈密人,这次跟随合唱团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来到重庆,刚下火车就出现了水土不服的症兆。“我回到宾馆以后,医务人员就到我们宿舍来了,还把我带到医院,非常及时。”

由于天气热,有些团员易患感冒,负责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的接待人员介绍,他们随时都向团长询问成员的身体状况,一旦出现不适,医生护士马上到,“每天,我们的医生都会准备足量的药品,并分发防暑药品。”

快速为合唱团调用排练设备

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花儿合唱团来到重庆,谱了一首新曲子,想加强练习,但没有乐器伴奏。负责接待的人员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立即与附近辰光中学商量,紧急调来一架钢琴,并搬送到花儿合唱团的排练现场,还派来调音师为其调音。

“真没想到,我们的困难这么快就解决了。”花儿合唱团团员张琪告诉记者。

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学生合唱团,在酒店观看歌曲演唱视频,但电视效果不太好。工作人员知道后,立即找来投影仪。看着清晰的图像,该合唱团成员叶萌轻轻哼唱着歌,停下来对记者说:“他们的服务太好了。”

“这个生日我终生难忘”

6月27日这天恰好是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花儿合唱团成员陈艺壬的22岁生日,中午,早已了解到这个消息的工作人员,在成员们都在吃饭的时候,悄悄地为她买来了生日蛋糕。

看到蛋糕,陈艺壬吃惊地张大了嘴,激动地说:“谢谢你们,你们让我太开心了,这个特别的生日,我会永远记住的。”

6月29日,红歌会开幕式当天,正是新疆教育学院院长李亚军的生日。接待人员为他开了个热热闹闹的party。李亚军吃着蛋糕说:“我以前很少过生日,没想到这次来重庆,还有这么多人和我一起过,很开心,谢谢。”

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花儿合唱团领队何林说:“真的,工作太细了,什么事都在接待人员心里,每一个人都特别认真、热情。”

创作新歌唱出新疆心声

“虽说我们是第一次来参加大型的红歌会,但要力争拿第一……”

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花儿合唱团领队吐尔逊·买买提介绍,他们合唱团有80个人,团员来自五个不同民族,汉族、回族、维吾尔族、满族和锡伯族。今年5月接到参加重庆举行的红歌会的邀请函,

“这么大型的红歌会,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能在这个舞台上唱响红歌是让人激动的事!各民族兄弟姐妹同台唱红歌,把咱新疆人民对红歌的喜爱唱出来。”

随后,买买提与同事开始充实合唱团人员,增强实力,“要以最佳状态到重庆比赛”。

为什么那么多经典红歌不选,而是要花精力自己创作?买买提说:“创作新歌曲,能够更加充分地体现出我们新疆各族人民讴歌新生活、赞美党和祖国的真实心声,突出新疆特色。”

采访中,队员们面带微笑地说,一定要让“花儿合唱团”在红歌会上“开”得更美!

接待组从早上6点忙到晚上12点

为让3个合唱团能全身心投入到表演中,我区认真负责合唱团的饮食、住宿、医疗等等,就像全天候的“贴心保姆”。

缪虹是负责接待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的接待组组长,记者在她的工作笔记上看到,从早上6点,一直到晚上12点,每一个钟头都有各种事情处理。

6月某日,早上6点起床,负责合唱团早餐事宜。吃过早餐一小时,询问团员身体有无不良反应。上午到超市落实合唱团饮料,夜宵糕点。中午12点半,负责午餐事宜,同样,一小时后,探询身体是否有什么反应。快到下午2点,核对合唱团晚上演出次序,并与餐厅商量晚餐及次日的饭菜单。下午4点半,把团队带到演出厅。表演完已到晚上10点,回到宾馆,负责夜宵。

这些仅是记录在本子上的每天必做的事项,还有更多不可预料的事情。

“每晚12点能睡着就是幸事了。”缪虹笑着说。

在午餐桌上,缪虹的电话没有停过,最后她不得不就着咸菜匆匆扒两口饭,算解决了一顿。

“接待工作要细致周到热情。”这是合唱团到达宾馆之前,缪虹和组员一起想的一些注意事项,以便在工作中践行。多与领队沟通,每天晚上要和领队商量次日的用餐品种、团员每个房间每天的水果、报纸是否送到,每天的车辆是否落实,饮用水、药品准备得是否充分,这些都写入了这张注意事项单中。

“每一项工作,有时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落实。比如等候的车辆,我们要亲自到停放点看到车子了,才算做到位,电话里说说是不能肯定的。”

虽然工作很繁琐,很累,但合唱团成员给他们回报的微笑,给他们的一声声“谢谢”,让接待队伍每天都充满活力。

[记者手记]合唱团离别时为接待人员献歌

从6月26日到7月3日,记者随合唱团采访期间,听得最多的词就是“谢谢”。

谢谢为我们准备这么合口的饭菜,谢谢为我们提供这么及时的排练设备,谢谢为我们考虑这么周到的医疗服务……

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学生合唱团指挥叶明菊说:“我们不是专业的,但我们这么拼命地排练,就是冲着你们这么热情的服务。“

新疆教育学院院长李亚军说,这次来重庆,唱出了精气神,唱出了凝聚力,更唱出了两地长久的友谊。

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花儿合唱团领队吐尔逊·买买提说,我来重庆很开心,“花儿合唱团”在红歌会上“开”得很美,我要把这份热情带回新疆,让它开得更美。

因为紧张的排练、演出,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的学生没有机会在九龙坡,在重庆多逛逛,临走,很多同学表示一定还要来。

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花儿合唱团在火车站,情不自禁为到场送别的接待人员献上离别时的最后一首歌。

新疆教育学院教师合唱团,在月台上与接待人员拥抱,很多成员眼睛湿润了。

不过,暂时的离别是为再一次的重逢,相信那个日子不会远。

—-来自九龙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