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我说带学生亦如烹小鲜。学生就是学生,可塑性很强。如果你不精心研究他们的心理,不精心采取适当的办法,一件看似不大的事,就可能把他们推入心理的歧途。当然,人人都会犯错。我也不能保证以后就不出错,但经历多了,错误也会越来越少。现在,我在学生面前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往往都得想之又想。

   
为什么?我就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这帮学生。那时我刚带班不久,年轻气盛,有时控制不住情绪,也不大在乎学生的心理感受,不大考虑他们个人的想法,只想把这个班抓好。虽然,这个班学生在各方面也挺好,可我那时对学生的心理需求还是有所忽略。

   

   
你说,这个学生还说啥?非常不好意思,大家也哈哈一笑就过去了,很给学生面子。

    一个废品可以回炉,
而心理问题是难以回炉的。海尔冰箱出现质量问题,砸了就砸了,这是一个局部的小的经济损失。学生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刻受到了伤害,受到心理打击,是难以愈合的,甚至可能一生都碌碌无为。说真的,有时候,当老师、班主任时间越长,越觉得有点儿后怕。

   
学生们说:“老师,我们对你只有‘感激’两个字。”听他们这样讲,我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

   
我上数学课,有学生在看小说,这也是常有的事。我发现了,走到他跟前,我不会问:“你为什么看小说?”因为如果这样问,他没法说,就只好说我没看,这样就不好处理了。我会这样说:“不瞒你说,我也非常喜欢看小说,但我可是考完大学了,你还不行。你先把这个小说借我看一段时间,等你考上大学了,我再把小说还给你,行吗?”

   
2005年“五一”节,山东沂水一中的一个班搞20年班庆。我带这个班带了三年,从1982年到1985年毕业。班上同学老是给我打电话,一个劲儿让我回去。当时我想赶回去,又有些犹豫。

   
这个班班庆那天回去了五十多个同学。20年后回去五十多个同学,你想多不容易。而他们一直在等我,我不回去,大家就都等着。这样,我就回去了。当时同学们让我讲话,我本来想讲点儿别的,但我站起来说的却是完全没有准备的话:“不瞒你们说,今天见了你们,我就觉得很愧对同学们。假如时光可以倒流的话,再带你们班,我可以做得更好一些,相信你们也可以取得更大的成绩。所以我今天见到你们既高兴,也有一种愧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