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位老师是教高等代数的綦敦玉老师。綦老师讲数学如同讲故事,就那么轻松。他把一些深奥的数学知识用普普通通的语言讲来,简直朴实得掉渣,但许多抽象的概念、复杂的推理,他能够用非常生动而简单的语言,给你一语道破。

   
给我印象特别深的还有一位是教数学分析的杜彪老师。他的谈吐,他的板书,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非常的潇洒,流露出掩盖不住的才华。

   
我在临沂师范学院读书期间,遇上好几位优秀教师,他们把那个数学课讲得兴味盎然,对我以后教学生涯的影响很大。

    学生学习兴趣,靠学生自觉养成,而老师更是责无旁贷。

   
“尊其师,则信其道”,作为班主任老师,我对于授课是下了工夫的。我总是力争把我的数学课当作学生一天课的亮点、兴奋点。

   
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教学方式,而我喜欢活跃的课堂氛围,同学们当然也喜欢这种课堂氛围。12班有个学生叫陈远(在校时担任人大附中古典音乐社社长),后来去了英国牛津大学。在牛津,他还会回忆起12班上课的活跃情景。陈远同学说:

   
这三位老师就是我的榜样。我汲取了他们身上的风格,融合在自己身上,并形成自己的风格,努力让自己也变成一个受学生喜欢的老师,变成一个能够引导和激发学生兴趣的老师。

   
我印象最深的是教我们《教材教法》的老师,叫杨燕军。杨老师有才华,有责任心,也很有水平,讲课全情投入,非常具有感染力。《教材教法》在学校里是很不受重视的一门学科,但是学生只要听他的讲课,那真是如痴如醉。在他的课堂上,气氛非常宽松,同学们经常被逗得哈哈大笑。

   
如果学生上课开小差,注意力不集中,意兴阑珊,我不怨学生。我在班里或是在外面讲课,只要学生有睡觉的,或者有不听的,我就会说,这不能怨你们,只能说我的讲课,给你们起到一个催眠术的作用。说明我讲的课没有抓住你,没有吸引你,责任是在我老师的身上。而你的这个行为,也使我不得不反思,所以要谢谢你给我敲响了警钟。

   

   
我上课不带课本。我要求自己备课充分,对所教数学内容烂熟于胸。我走上讲台,手执一根粉笔,却能把课讲得条理分明,栩栩如生,而学生们都是睁大眼睛听完一整堂课。而且我在上课时,不时来点儿小幽默,同学都感到挺愉快。什么叫幽默?幽默就是剩余的智慧。确实是这个道理。如果一个人连课都没备好,紧张得不得了,他能幽默起来吗?只有把课的内容烂熟于心,胸有成竹的时候,才可以来点儿幽默呢。

   
记得有一次,我们同学听说杨老师在讲师评定中落选,大家都感到很气愤,情绪也很激动,纷纷要去找学校领导鸣不平,并以全班名义给校长写了一封信,在全校引起震动。学校充分考虑了学生的愿望,又给他评上了。后来这位老师成了临沂师范学院的院长。

   
在OXFORD(牛津大学)的住所中,我常常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电脑中12班的照片。热情,智慧,勤奋,创新,欢乐,宽容,礼貌,活力——12班方方面面的特点在我心中一一浮现。我在12班中度过了最有青春活力的时光。难忘课堂上,同学与老师或争论或调侃或“挑衅”的活跃场面;难忘中午班中鸡犬不宁的打闹声与朗朗的读书声的遥相呼应;难忘下午第一节课,全班睡倒一片时老师的无奈;难忘考场上统练中,全班同学挥汗拼搏的身影;难忘行星英语课上,男生们一同犯坏的默契……对我而言,在12班的日子将必定成为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时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