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琵琶湖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1.29

到日本滋贺县访问,自然不可不看琵琶湖。

琵琶湖是日本最大的“母亲湖”,也是是京都、大阪和神户近1400万人口的当地居民主要饮用水水源之一。琵琶湖因湖形与日本古乐器琵琶相似而得名,面积约670平方公里,占滋贺县总面积的六分之一,最深处有104米。琵琶湖与富士山一样,被日本人视为日本的象征。

今日之琵琶湖,重现了昔日的碧波荡漾。放眼看去,湖水清澈,风光秀丽。粼粼微波,倒映着琵琶湖彼岸的山峦。在湖边,见三三两两游人在垂钓,不时有水鸟掠湖而过。我看琵琶湖有一种错觉,感觉它像大海。但在30年前,琵琶湖病了,病得还不轻。由于周边的工厂和家庭排放的废水,导致湖水水质逐渐下降,浅水区更是堆满了漂浮的生活垃圾,湖水的富营养化造成水质发黑、发臭。1977年,琵琶湖发生了大规模的赤潮,震惊了日本社会。从此鱼虾绝迹,湖水不能饮用。

滋贺县琵琶湖环境部主事椙本一辉告诉我,治湖先要治山。琵琶湖的水是从四周的山上的泉水汇融而成的。琵琶湖周围的山不高,经治理后,现每座山都被绿色覆盖,除有建筑物的地方外,植被的覆盖率几乎达到了100%。原来琵琶湖周围山上多是针叶林,后经人工改造成为常绿阔叶林。常绿阔叶林起到很好的蓄水保土作用,雨季避免了山地的水土流失,旱季又将蓄积在地下的水分释放出来。现在,从山上流出进入琵琶湖的水都是清洁的常流水。当地政府又发动居民到四周的山上去捡拾树枝,保证山上的水路畅通,流下来的水干干净净。这就从源头上控制了山地对湖泊的污染,并且为琵琶湖提供了充足的水资源。

控制工业污染要从源头上入手。滋贺县实行了比国家排放标准更严格的工业污水排放标准。主要城区污水由4个污水处理厂处理,不让污水排入琵琶湖。政府还对小企业提供低息贷款,用于建设脱氮和脱磷的设施。对农业社区的污染也严格控制。农民家中厨房里洗碗池的下水道口用塑料网兜扎起来,不让食物残渣进入下水道污染琵琶湖。生活污水不能进入排污干渠的农户就安装小型的污水处理装置。当地实施“摇篮水田工程”,通过人工抬高河流水位,开挖水道等措施,帮助鱼类进入水田产卵繁育。鱼类吞食水田中的水蚤,可抑制温室气体甲烷的产生。从2005年起,滋贺县推广无农药无化肥栽培。还采取一些绿色覆盖、免耕种植等措施,从源头上控制了农业方面对琵琶湖的污染。

生活废水也是琵琶湖的大敌。城市居民通常在自家的“端池”里饲养鲤鱼,鲤鱼以池水中的菜渣、米粒为食,帮助净化水质。在洗脸刷牙时,只使用由天然材料生产的肥皂和牙膏,洗衣服禁止使用有磷合成洗涤剂。清洗衣物的水,经由市政下水管道流向专门的生活污水处理设施,保证家庭废弃物不排入公共水体。

治理琵琶湖,除截污外,还要去邪。1984年在这里举行了世界湖泊会议,讨论了湖泊如何防止受污染的问题。琵琶湖水由浊变清,离不开滋贺县的综合保护计划——“母亲湖21”。这个出台于2000年的计划,继承了此前完成的“琵琶湖综合开发事业”计划的理念,从琵琶湖流域土地的使用方法、水质保护、水源涵养等诸多方面提出了保护琵琶湖的整体措施,新科技在这个领域里也大显身手。为减少进入水中的污染物,为了防止生活用废油直接流入地下,日本现在研究出了一种废油固定剂。只要将其投入到废弃的食用油中,废油就会变成固体,然后捞出,收集到专门的容器里,集中处理,还可以化废为宝。

培养市民和孩子具有环保意识,是保证琵琶湖长治久安的一条重要措施。当地政府在湖边建起了琵琶湖博物馆,馆内展示了琵琶湖的演变历史,古代琵琶湖地区居民的生活情况,捕鱼和航运的发展历程,环境监测的发展,水质的变化情况,环境保护措施等,参观了琵琶湖博物馆以后,人们对琵琶湖的历史和现状就非常清楚了,从而充分认识到保护湖泊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此外,滋贺县规定:县内的小学生到五年级,就乘“环境学习船”,在琵琶湖上住宿两天一夜,对孩子进行体验型教育,培养他们从小主动关心环境的意识。

滋贺县于1980年7月1日出台了《琵琶湖富氧化防止条例》。从此每年的这一天,作为“琵琶湖之日”,要按照仔细对照检查,看看哪些地方做得不够。污染容易治理难。琵琶湖被污染后,日本政府投入180亿美元,花了30年时间,才将水质恢复成Ⅲ类水,现透明度达6米以上。如今的琵琶湖不仅重新恢复了美丽的容颜,还成为了日本著名的旅游胜地。

滋贺县知事嘉田由纪子说:“对琵琶湖,我们要永远守护它,永远不破坏它。”这一点,我们大家都要牢牢记住。

不管是什么,作为中国乐器的,还是别的国家的民族乐器,环境与乐器同样需要保护。

—-来自东方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