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的新时代演绎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16

古老的乐器曲到了现代如何重新演奏受到大家的关注,现代的乐器能否演绎的原滋原味,小提琴到了现今是否依然具有魅力。

他是全球古典唱片最佳销售纪录保持者,是无可争议的小提琴大师,虽然一早知道他很特立独行,但当奈吉尔·肯尼迪(Nigel
Kennedy)前晚一身摇滚明星的随性装扮出现在广州大剧院的舞台上,观众还是有些惊诧,甚至有人窃窃私语起来。然而,当音乐不经意地响起,从沉静内敛的小提琴独奏巴赫《A小调第二奏鸣曲》到贝司、鼓、吉他加入的巴赫双提琴协奏曲,再到火花四溢的胖子沃勒爵士乐作品,最后回归到优美动人的爱尔兰名曲《Denny
Boy》,全场气氛越来越热,尽管没有返场,但所有观众的脸上都写着两个字——满足。

前晚,当留着标志性“莫西干头”的奈吉尔·肯尼迪步上舞台,观众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宽松得甚至有些破烂的夹克、有点像工装的休闲裤……这实在有点像英国的木匠,而不是一位小提琴大师。下半场,奈吉尔·肯尼迪终于换上了一件休闲西服,然而,一曲《How
Can You Face Me
Now》奏毕,当全场观众都起劲地鼓着掌时,他笑眯眯地拿过麦克风,对大家说:“足球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了,但是曼联踢得很烂,我是阿斯顿维拉队的球迷,阿邦拉霍是我最爱的球星。”说着,他敞开自己的休闲西服,露出里面的红色T恤给大家看,前后分别印有阿斯顿维拉和阿邦拉霍的英文字样。

下半场,爵士界传奇人物胖子沃勒的作品是很多观众似曾相识的,观众的反应一首比一首更为热烈。当《How
Can You Face Me
Now》在几位音乐家的伴随作品高潮来临时的“噢”、“耶”中画下句号,当《Viper’s
Drag》在中国民族乐器般的行云流水中结束,当《I’m Crazy About
You》在高大贝司手爽朗的大笑中迎来观众更疯狂的掌声,当《Honey Suckle
Rose》中几位音乐家越玩越HIGH,现场气氛不断升温。当肯尼迪宣称将上演压轴曲——专为情人节准备的爱尔兰音乐《Denny
Boy》时,很多观众恨不能立即喊“安可”,但大家很快沉浸在优美动人的乐声中,而低音大提琴手也从之前的拨弹回归到拉奏,深沉地为小提琴铺垫出一个背景……

没有通常音乐会一次又一次的掌声与返场,几位音乐家就这样戛然消失在后台,让人几乎觉得刚才的两个小时是一场梦境。走出大剧院,一位知性女观众笑言,和大小情人一起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让一家三口惊喜的是,他们发现,原来音乐还可以这样玩。“尤其是儿子,他在学大提琴,有时会叫苦叫累,今晚他听得很开心,还发现,原来演奏乐器可以这么有趣!”

—-来自人民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