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人 不同的演奏风格马友友就是这样神奇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3.08

如果作为表演艺术工作者,同样的表演是很容易被看腻的,所以必须时刻应该保持着创新的状态,同样的演出是很可怕的。

“当陌生人相遇,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是几秒钟的、关于是否该相信对方的迟疑。我们都知道相互猜忌的破坏力。如果彼此间多点信任,彼此的交流将会把我们的创意,带领到各种完美的可能性中去。”当世界顶级华裔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邂逅世界各地的音乐人时,他们之间会碰撞出何种火花呢?

2011年,马友友和他的丝绸之路合奏团迎来了属于他们的第十年。当乌兹别克的扬诺夫斯基、意大利的索利马、印度的达斯、伊朗的贾贺尔和马友友相遇的十年里,他们用不同的文化背景和音乐演奏,让横跨欧亚的古丝绸之路沿线的音乐艺术和人文风景得以重生。3月4日,马友友携丝绸之路合奏团来到广州,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相遇,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精彩故事,同样令人期待。

说说你眼中的丝绸之路合奏团吧。

2000年7月,在英国曼切斯特西部的音乐节上,丝绸之路合奏团的成员第一次聚在一起。合奏团由来自16个国家和地区音乐人组成,每个人至少都会演奏一种传统乐器。我们渴望分享彼此的音乐,从孩子的教室到顶级音乐厅,从博物馆到开放式公园和剧场,我们在各种场所演奏。我们的成员五花八门,有些可能根本没有学过音乐,还有一些其他领域的专业人士,比如电影、绘画,甚至电子科技行业等。我们尝试着做一个文化实验室,将传统和革新糅合一处,增合人类变迁中的彼此相通。从这个意义上说,丝绸之路既是一个母体,也是一个传统文化的传承机构,我们相信所有的艺术表演和传承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让彼此变得更有价值。

大提琴对你意味着什么?

演奏大提琴,是我在四岁时做的第三个音乐决定。本想学习小提琴,但我和它相处得不太融洽。三岁的时候,我就拒绝再去演奏它。四岁的时候,我转向了低音提琴,可它实在是太大了。四岁半的时候,我和大提琴达成一致。虽然它是第二大乐器,但从那时起,我已经可以和它琴瑟和鸣。

—-来自南方报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