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国哥廷根大学毕业后,摩根进入了邓肯商行工作。一次,他去古巴哈瓦那为商行采购鱼虾等海鲜归来,途经新奥尔良码头时,遇到一位陌生人。那位陌生人看摩根像是做生意的,便自我介绍说:“我是一艘巴西货船船长,为一位美国商人运来一船咖啡,可是货到了,那位美国商人却已破产了。这船咖啡只好在此抛锚。您如果能买下,等于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情愿半价出售。但有一条,必须现金交易。”摩根跟巴西船长一道看了咖啡,成色很好,毫不犹豫地决定以邓肯商行的名义买下这船咖啡。然后,他兴致勃勃地给邓肯发去电报,可邓肯的回电是:“不准擅用公司名义!立即撤销交易!”摩根无奈之下,只好求助于在伦敦的父亲。父亲吉诺斯回电,同意他用自己伦敦公司的户头,偿还挪用邓肯商行的欠款。摩根大为振奋,索性放手大干一番,在巴西船长的引荐之下,他又买下了其他船上的咖啡。摩根初出茅庐,做下如此一桩大买卖,不能说不是冒险。可是上帝帮忙,就在他买下这批咖啡不久,巴西便出现了严寒天气,使咖啡大为减产,咖啡价格暴涨,摩根狠狠地赚了一大笔。

  美国南北战争开始后,一天,摩根与他的朋友克查姆–一位华尔街投资经纪人的儿子闲聊。克查姆说:“我父亲最近在华盛顿打听到,北军伤亡十分惨重,政府军战败,黄金价格肯定会暴涨。”摩根盘算了这笔生意的风险程度,商量了一个秘密收购黄金的计划。等到他们收购足量的黄金时,社会舆论四起,形成抢购黄金风潮,金价飞涨。摩根瞅准火候已到,迅速抛售了手中所有的黄金。趁战乱之机,这次黄金交易使他一下子获得了16万美元的纯利润。几年的国内战争,摩根利用获得的军事机密做投机生意,口袋里塞满了为数可观的美钞。

  纵观古今中外富商巨贾的成长历程,无不都是面对机会后果敢决策才取得成功的。在他们眼里,成功就是一场赌博。成功者的过人之处,就在于面对机会而敢赌敢拼。当然,冒险或投资要见机行事。有的人因冒险而一步登天,也有人因冒险而家败人亡。该不该去冒险,全在于对形势的充分估计和正确分析。

  隧道视野效应

  一个人若身处隧道,他看到的就只是前后非常狭窄的视野。

  点评:视野开阔,方能看得高远。

  先看下面的故事:

  美国的一个摄制组,想拍一部中国农民生活的记录片。于是他们来到中国某地农村,找到一位柿农,说要买他1000个柿子,请他把这些柿子从树上摘下来,并演示一下贮存的过程,谈好的价钱是1000个柿子给20美元。

  柿农很高兴地同意了。于是他找来一个帮手,一人爬到柿子树上,用绑有弯钩的长杆,看准长得好的柿子用劲一拧,柿子就掉了下来。下面的一个人就从草丛里把柿子找了出来,捡到一个竹筐里。柿子不断地掉下来,滚得到处都是。下面的人则手脚飞快地把它们不断地捡到竹筐里,同时还不忘高声大嗓地和树上的人拉着家常。在一边的美国人觉得这很有趣,自然全都拍了下来。接着又拍了他们贮存柿子的过程。

  美国人付了钱就准备离开,那位收了钱的柿农却一把拉住他们说:“你们怎么不把买的柿子带走呢?”美国人说不好带,也不需要带,他们买这些柿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些柿子还是请他自己留着。

  “天底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情呢?”那位柿农心里想。看着美国人远去的背影,柿农摇摇头感叹道:“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傻瓜!”

  那位柿农不知道,他的1000个柿子虽然原地没动地就卖了20美元,但那几位美国人拍的他们采摘和贮存柿子的记录片,拿到美国去却可以卖更多更多的钱。他也不知道,在那几个美国人眼里,他的那些柿子并不值钱,值钱的是他们的那种独特有趣的采摘、贮存柿子的生产生活方式。

  柿农的蝇头小利比起那几个美国人的利益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在企业的投资构成中,我们的决策者是像文中的柿农一样只看到眼前的比较直接的“小利益”还是能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发现更大,但可能比较隐蔽的“大利益”呢?

  现在的麦当劳,已经发展成了全世界快餐业的巨无霸。可你知道吗,这并不是它的创始人麦当劳兄弟的功劳。将麦当劳一手做大的,是另一个叫瑞·克罗克的人。

  克罗克是一个一生坎坷的人,年过五十后还事业无成,做着一门小小的生意–推销奶昔机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业务报表上有一家叫麦当劳的汽车餐厅,一口气订购了八台奶昔机器。他认定这是一家不一般的店,立刻动身前往观看。他发现,这家餐厅的生意很是红火。克罗克敏锐地意识到,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麦当劳这样的快餐店会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于是,他立即找到了餐厅老板麦当劳兄弟,要求合伙与他们做生意。克罗克向他们陈述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们要是去别的城市开几家分店的话,将会大大提高现在的营业额,并自告奋勇为它们开路,只要他们提供资金。但麦当劳兄弟并不感兴趣,他们已经很满足了。因为当时凭着这一个店,一年就已经能够稳赚25万美元,这在当时不是个小数字。不过,他们同意让克罗克加入进来,帮他们料理生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