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定神闲听古琴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11

在一家乐器店里偶遇了一只古琴,它静静地躺在那里,尤如一个初启尘封的灵物。因心向往之,便向店员获准,轻抚了几下,都说“古琴无俗韵”,没想到,我这俗人之指竟也抚出了桃源之音。中国文化讲究意境,所谓意,就是可意会而不可言传。我以为,抚古琴也是一定要讲究一个“意”字的。在一个无风的空旷之处,焚一炷香,孤烟直上,抚到疾处,旋起风云,舞动的孤烟也就有了音乐之魂灵……当然,以上只是我对抚琴的那种意境的想像,如果找不到那种意境,那么我们在享受琴音时,至少要做到的是——气定神闲。

似乎再也没有比古琴音色更古朴的乐器了,乍一听,它朴拙,迟钝,喑哑,几乎不像是音乐之声,并且由于音量不高,它的弹奏也像是在独语。也曾听过它与其他乐器的合奏曲,不知怎么,总觉得曲意奉迎的它失去了本色,也许,只有孤独才能让古琴保有那份尊者的沉静。

较能体现古琴特点的乐曲我以为是《渔樵问答》。《渔樵问答》始终在低音区回旋,古琴低音那标志性的尘埃落定般的回声很快让你的心沉入最深处。虽然我们并没有从音乐中听到渔夫和樵夫的问答,但乐曲就像一幅写意的水墨画,留出了供你想象的空白,它所表达的是对平静的田园生活的向往,有着一种历经世事的觉悟,一种沧桑过后的淡然,而这一切,也正吻合了古琴的性情。

古琴的性情虽然沉稳,一旦爆发,却也有火山喷薄的力量,比如《流水》,不过是七根弦的独奏,竟也呈现了《黄河》般壮观的交响之势。明代琴书《神奇秘谱》记载,“高山、流水本只一曲,至唐分为两曲。不分段数。至宋,分《高山》为四段,《流水》为八段。”而从《高山流水》分离出来的《流水》,以古琴技法上的七十二滚拂描写了流水奔腾的景象,其精彩程度更是让听者击节慨叹。倾听《流水》,首先是水滴,涓流,小溪,接着是浅滩,激流,瀑布,然后音乐一个回环一个回环地滑落,将水流一浪一浪地推涌到大江大河之中……曲中令人击节处正是表现激流的部分,琴人的十指在七弦琴上满盘滚拂,音追音,弦赶弦,你几乎以为那是一台魔琴发出的音响。

空城计中诸葛亮退兵用的就是一把古琴,敌军兵临城下,城中却空无兵将,想那诸葛亮的琴声该是怎样的淡定从容,才会吓退司马懿的十万之众。由此,任它风卷云动,我自气定神闲的古琴那非凡的力量可见一斑。在西洋乐器中,钢琴素有乐器之王的美称,而在中国的民族乐器中,古琴无疑代表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它的王者之风也是任何乐器不可替代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