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玉霞详解琵琶曲《孔雀东南飞》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1.09

吴玉霞曾发表文章专门讨论琵琶曲《孔雀东南飞》中的技法特色。民族乐器中像琵琶这样的弹拨乐器,音色是十分不错的。

在叙事曲的表达中,琵琶独奏曲《孔雀东南飞》很有特色。演奏者运用左、右手多种技法,通过动、静、点、描的表现手段,较细致地刻画了焦仲卿与刘兰芝的纯真爱情故事以及他们对封建礼教的叛逆和抗争。

诗意 惋惜 感叹

情绪:乐曲一开始便突出诗中的“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诗意,多变的节奏和长轮交织成的点、线状,加之独特的大、小切分音和5至6小节的长音收尾,带有浓重的惋惜和感叹式语调。

17小节起,第一次主题音调的出现,突出秀丽、能干的刘兰芝形象。音乐表达无需太具象,曲调委婉、左手多一点“味道”、个别音节适当重左,特别是在多种技、指法交替运用,并且伴以线和点、长和短、强和弱的变化及夸张的“吟揉”手法和思路,意在强调曲中的柔美、流畅感和语气、语感的表达。

200小节起,焦虑不安、专横跋扈的焦母形象使音乐冲突性加强,音色尖锐,矛盾复杂。此段在演奏中,双音、和弦音、大小扫拂等技法连续不断地融入戏剧性的急躁不安中,使乐曲在层次结构上突出了乐曲“抗争”、“叛逆”的核心。

尾声:与引子的情绪汇映、吻合。悠长较自由的语速体现送别之意,但语感、语调起伏波动甚小,演奏状态力求沉吟、直白。“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乐曲以“琵琶音”为始终,在品位音的上方作“泛音”效果结束,似握手造型,很有画面感,符合中国艺术讲究的“形神统一”之美学观念。

—-中国古曲网

相关文章